背景:
阅读内容

哪个中年IT男不是一边面对危机,一边咬牙硬抗

来源:创事记  作者:懂懂笔记

  对于2017年年末那则令人哀伤的消息,相信很多同龄人都会触目伤怀。面对公司的强制性劝退,深圳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某研发组主管从办公楼上一跃而下,用最决绝的方式结束了宝贵的生命。

  随着事件在网上持续发酵,有不少网友表示替死者感到不值,表示不就是丢了饭碗,有必要搭上自己的性命吗?更有网友觉得当事人的抗压能力太差,才会在困境面前不堪一击。

  “我能理解他,我能理解那种无助的感觉。”曾在深圳高新区某互联网企业担任开发工程师的Simon告诉懂懂笔记,对于做了半辈子技术研发,且对公司政治完全不明就里的IT人来说,丢饭碗的确是一件“致命”的事,“尤其是想到家里年迈的父母以及成长中的孩子,更是压力山大!”

  随着大批“新生代”程序员走出校门,“老一代”工程师的威胁感也在加强。据Simon透露,年轻人薪资低也肯熬夜玩命,缺少职场“性价比”的中年技术人员,反而容易受到企业的打压与摆布。

  那么,上了“年纪”的技术人员究竟面临哪些职场危机?相信通过Simon的讲述,我们能对中年IT男这个群体有更多的了解。

  重压下中年IT男,愁从“薪”生

  “对于IT男而言,35岁开始就进了尴尬的年纪。”

  Simon告诉懂懂笔记,作为一名拥有11年开发经验的工程师,30万年薪看起来的确不少,但随着孩子成长、父母老去,他渐渐觉得钱越来越不够花,一家人在深圳这个物价很贵的大都市里,生活过得捉襟见肘。

  “有小孩之后,不想租房搬家太折腾,所以供了龙华一套三居室,每个月要1万多月供。” 孩子每个月的奶粉钱两千多,加上湖南老家的年迈双亲也需要Simon供养,生活开销也将近6千元。为了尽量省钱,他连烟和酒都戒了,“因为请保姆很贵,所以老婆辞职在家照顾孩子,全家的收入就靠我一个人。”

  在他看来,深圳类似他这样的南泊一族不在少数,身边很多熟悉的朋友都是上有老下有小,工作压力也非常大。

  经常加班的Simon通常都是最晚一个离开公司,除了因为加班费,还有就是力图避免末位淘汰。然而,随着APP开发市场的竞争愈发激烈,公司在小程序开发业务上的市场拓展也不太顺利,为了应对经营压力,公司一年前就推出了加班只能调休的新规。

  在孩子出生后的这两年时间,Simon完全成了“月光族”,没有任何积蓄的他,始终觉得生活毫无安全感可言。而前年入冬时远在老家的父亲突发脑梗,让这个压力重重的小家庭,又欠下了不少外债。

  “压力太大,收入也没增长,只能提涨薪了。”Simon说,深圳经验和能力和他相当的程序员,年薪大致都差不多。而且编程工作成果较难量化,同事间竞争也激烈。因此向领导提出涨薪要求,心底基本没底。

  提出涨薪申请后很快就被驳回了。领导表示,他的薪水在公司同级别的程序员队伍中,已经略高些许了,如果没有太突出的表现,涨薪或许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。

  “虽无法反驳,但这话的确让我郁闷了很久。”在一次同窗聚会上,Simon与同为开发专业的同学们聊起工作,发现大部分人薪资都不算低,但想要涨薪却很难,在公司里的晋升空间十分有限,“有些人好几年都没涨薪,但物价可是在涨呀。”

  Simon自认,搞技术的人普遍性格内向,也不善与上级沟通,于是,“辞职”成了中低层人员实现涨薪的常用办法。有同学聊天时诉苦,部分IT公司高层并不重视技术人员的劳动付出,更别提主动涨薪了,只有在“辞职”的时候,或许才会意识到这部分人的价值所在。

  “辞职能被挽留的话就能涨薪,不被挽留的就只能跳槽另谋高就。”Simon告诉懂懂笔记,在听从了同学们的建议,他正式向公司提出书面请辞。令他觉得欣慰的是,领导很快就找他谈话,试图挽留他,“估计公司觉得可惜,毕竟我带队伍的经验蛮足的。”

  虽然在这场涨薪“拉锯战”里,Simon暂时取得了胜利,但整体薪资涨幅却不是很大。

  在稍稍缓解了一点经济压力之后,Simon开始打算“骑驴找马”,留在公司的同时寻找合适的高薪机会跳槽,但目标仅限于深圳或者广州。

  程序员起点薪资虽不低,但却少有提升的空间。据Simon透露,在深圳乃至珠三角地区,多年不涨薪的开发工程师比比皆是。为了缓解随年龄增长而增加的生活压力,他们往往要通过“假辞职”或者“真跳槽”的方式,提升的岗位薪资。虽说奏效,但却在他们未来的工作中,容易引发更多职场危机。

  年龄段成了弱势,职场危机难防

  在程序员这个圈子里,许多从业者都关心着这样一个话题,那就是三十多岁之后,应该继续写代码还是转行?

  “如果这个年龄还没转到管理岗位,那就很辛苦了。”Simon表示开发人员的技能都比较单一,跨行业有一定困难,加上能够转到管理岗的人很少,困境自然随之而来。

  面对高强度的工作压力,年龄渐长的程序员们,都会感觉力不从心,面对新技术和新应用的反映也开始放缓。每年大量的年轻程序员入行,让“老一辈”时时刻刻都处于职场危机当中,“我下决心,跳槽后找的必须是管理岗,不然前景很尴尬。”

  带上积淀了11年的作品,认认真真的制作了精美的简历,Simon开始“寻马”了。趁着2017年春季应届毕业生还没有完全走出校园,他投递出了很多简历。不成想,简历投出后的一个多星期里,他陆续接到了多家互联网企业的面试邀约。

  “在专业这方面,我蛮有自信,也考不倒我。”但让Simon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面试了很多家企业,却没有一家向他发出Offer。他猜测或许是因为自己太过宅了,所以在与面试官交流的过程中,“说话”成了最大短板。而作为技术型的管理岗,或许最需要的就是沟通能力。

  在接连碰壁之后,退而求其次的他,开始尝试投递一些经验要求丰富、薪资待遇较高的资深程序员职位。毕竟“码农”考验的仅仅是过硬的专业技术罢了。

  “但是工资高的都是iOS方面的开发。”Simon表示自己拥有大量Android平台的应用开发经验,也有不错的Objective-c功底,但iOS几乎没有接触过,“如果要适应iOS开发,必须要花些时间,但企业普遍不愿等。”

  与此同时,他的公司为了抢占开发市场的需求,开始大量接起了甲方的“急单”。为了能够尽快完成项目开发任务,领导不再允许开发工程师们随意请假,而熬夜加班也成了“码农们”的工作常态。

  Simon透露,去年4月初到6月底,他没有一天早于凌晨两点下班,而且整个“五一”黄金周都在加班中度过。“有心机的还是能偷点儿懒,但我这种连话都说不好的人,调个休都慢半拍。”Simon无奈叹气。

  他回忆,那几个月每天出门时,老婆孩子都还没醒,而回家时她们又已熟睡,一个月见不到家人三次。毫无限度的加班,令他心理压力倍增,情绪也经常处于低落状态。部分年轻人纷纷辞职,只有他和几位年长的却还在咬牙坚持,“因为没有退路,辞职的话老婆孩子吃什么,父母怎么办?”

  面对家庭生活压力,85后“码农”们明显进退两难。面对着公司的“压榨”,迫于生存也不敢轻易选择离开。承受着两头压力的中年IT男,职场危机逐渐在矛盾中爆发。

  高压下的难言之隐,成了IT从业者的痛

  “其实编码写多了,情商也就高不起来了。”

  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,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的Simon身体终于垮了,胃病和高血压一起犯。休病假在家那几天,他除了陪伴家人家人以外,还投递了大量简历,想趁着难得的病假面试新的工作。

  就在投递建立的过程中,他在网上发现公司也在大量招聘开发工程师,几乎覆盖了所有应用平台、所有编程语言。公司因为经常安排加班,导致部分开发工程师流失,大量招人按说也正常,但不知为何却让Simon产生了强烈的不安。

  “当时就感觉饭碗估计要悬了,所以很忐忑。” 

  当大量新人开始陆续入职时,Simon的猜测应验了。他告诉懂懂笔记,在大批新人加入团队一个月后,公司开始把包括他在内的部分“老人”调往测试岗,并安排了大量的应用测试任务,且设置了很多定义模糊不可量化的绩效考核。

  只要APP开发出现BUG、验收滞后等问题,公司领导就会找他们开会,从谩骂、怒斥到人身攻击,想尽一切办法侮辱他们,甚至一度要求测试岗的同事,签订“生死状”,内容是一旦产品交付后出现纰漏就要引咎辞职。

  “所以,有部分同事扛不住走了。”这一切都让Simon心头发慌。一位年纪略长的前辈告诉他,公司肯定想通过这种方式,一步一步逼大家主动辞职,尤其有部分同事入职时间超过十年,所以辞退赔偿金额巨大,高层不愿意为此买单,“加上性格使然,大部分开发工程师都不善于发泄情绪,委屈到最后都只能选择离开。”

  除此之外,Simon还了解到,这些和他一样被调往测试岗的同事,绝大部分都曾向公司提出“涨薪”要求,还有小部分是得罪了“上司”,于是被统一“秋后算账”。

  Simon坚持不主动离开,希望能到辞退赔偿。但从去年8月份开始,每周都会有很多“小鞋”飞来,连续几个月绩效工资也被克扣,最低的一个月只拿到了九千多。

  “上头总是朝令夕改,有时一套测试文档,前后修改不下30次,而且修改意见前后矛盾,着实被折磨到将近崩溃。”在越级发了几份投诉邮件无效之后,Simon打算投诉到区内的劳动部门,却被前辈拦下了,“他之前所待过的好几家企业都是如此,投诉了也没用。”

  前辈告诉Simon,深圳互联网公司大多承受着诸如房租、公关等巨额的成本开销,加之这两年行业竞争激烈,所以极其看重产出效益。因此,开发作为企业生产成本最重的一环,多数企业都开始雇佣“性价比”更高的年轻工程师。35岁以后,许多IT男由于精力有限,在工作效率上逐渐放缓,学习新技能的能力也在下降。而且由于家庭组建,供房买车,这个年龄层的工程师生活压力普遍较大,所以在薪资上的诉求也较高。

  “相比而言,开发真的是小年轻们的世界,尤其是有几年经验且还未成家的小年轻。”至于投诉与维权,前辈告诉Simon那都是徒劳,大公司一手遮天,小微企业只能独善其身,而这已经成了IT和互联网圈里不能说破的共识。

  在2018年的元旦后第二天,Simon决定辞职。他表示没有工作后,生活会很窘迫,但这些天来心态却多了几分平淡,“有人说,程序员都是悲观主义者,只因为我们不擅长排解忧愁。”

  因为“内向”,让这部分中年IT男在岗位上有着太多的难言之隐。只有单一的专业技术,也让他们面对突如其来的“职场危机”时,容易乱了阵脚。在转行与不转行之间摇摆不定的他们,承受了“职场危机”中太多压力,以至于丝毫意外都能够让他们的情绪瞬间崩塌。

  轻生、猝死、抑郁……这些触命惊心的词汇,都值得所有IT和互联网企业反思,哪怕多些人文关怀,少些勾心斗角,或许就能阻止这些悲剧发生,让“码农”不再成为高压行业的代名词。

  要知道,在职场危机和公司政治中,这类中年IT男最容易受到伤害。

(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。)


     往下看有更多相关资料

本网站试开通微、小企业商家广告业务;维修点推荐项目。收费实惠有效果!欢迎在QQ或邮箱联系!

为何要做网络广告       广告联系

推荐文章 收藏 推荐 打印 | 整理:gddq | 阅读: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